没有秋虫的地方——朝鲜随笔

 

有这样一个国家——
迷雾笼罩在大同江上

板门店的帐篷
隔开了陌生的故乡
(故乡没有饥荒)
妙香山的铜门
守护着沈沈的宝藏
(宝藏不是蒸尝)

车停车走
仿佛千寻钻进隧道
(隧道没有灯光)
人来人往
就像E.T.穿过月亮
(脸上只有彷徨)

——这就是朝鲜
(镜子的背面,历史的韵脚)
没有秋虫的地方

DSC00170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作者无法把目力所及的朝鲜悉数还原为相片,付诸文字多有偏颇,还望见谅。

继续阅读“没有秋虫的地方——朝鲜随笔”

那个夏天——景德镇、宏村与黄山的一点随笔

我的学生时代虽然长到无以复加,却也有结束的时候,比如这个夏天。

在之前的那些夏天,我去过一些地方,几个人或者单身;经历过一些长长短短的旅行,自来熟或者落寞。迄今为止,它们的意义大抵是提醒我家乡的味道,故乡的温暖和思乡的宝贵——除此之外,乏善可陈。无论走进哪座城市、哪个景点,都像走上了大富翁的格子——出门只掷色子,心情全靠步数,天气无关紧要,风景一如既往。

然而今年竟不是那些夏天,景德镇也不是这样的地方——听起来似乎是一种赞扬,但我宁愿把真正的赞扬献给一位善良的司机。在那个夏天,他停下车,耐心等一位伛偻的茶农把两袋满满的茶叶摞在车上,只收一半钱。

那是一位老得看不出年龄的奶奶,扛着两只比她更高的麻袋。下车时接过司机递回的一半路费,她道声谢,表情被粗糙的编织袋挡住了,背影消失在千与千寻一般悠远的大山深处。

IMG_3426_thumb1

本文照片由同行提供,特此感谢

继续阅读“那个夏天——景德镇、宏村与黄山的一点随笔”

“日常之谜”式推理小说简介(六)——北村薰和他笔下的女人(上)

第一篇“日常之谜”式推理小说简介中,我提到了北村薰的《空中飞马》。但当时对“日常之谜”的了解其实不多,只好泛泛地谈一点“代入感”,草草了事。

从那以后又过去了一年,在学校的图书馆借了北村薰的“时间与人”三部曲以及《漂逝的纸偶》,又颇费周折买到了《空中飞马》的续集《夜蝉》,再加上“别姬小姐”系列——九本书读完,对北村薰和北村薰笔下的女人总算有了一点模模糊糊的认识,我想可以对《空中飞马》和《夜蝉》做一点简单的介绍了。

不过,“圆紫大师与我”系列一共有五本,除了《空中飞马》和《夜蝉》,剩下三本极难寻觅,为何2009年的书已经绝版,是销路太好以至洛阳纸贵,还是销量太糟最后血本无归……恐怕只能亲自去台湾的旧书店寻找答案了——因此,本文提到的“圆紫大师”等形象,仅限于《空中飞马》 和《夜蝉》。

空中飞马夜蝉秋花六之宫公主朝雾

创元文库的“圆紫大师与我”系列封面,虽然画风简直匪夷所思,但却从服饰上展现了女主角的慢慢“成长”

 

注:本文包含推理小说最为忌讳的剧情透露,阅读前请三思。

继续阅读““日常之谜”式推理小说简介(六)——北村薰和他笔下的女人(上)”

“日常之谜”式推理小说简介(五)——“古书堂”系列及其他

在米泽穗信之后,近些年出现的一些推理小说,或多或少地也带有一点“日常之谜”的色彩,比如三上延的《古书堂事件手帖》(也译作《彼布利亚古书堂记事簿》),冈崎琢磨的《咖啡馆推理事件簿》以及松冈圭佑的《万能鉴定士Q的事件簿》等。它们拥有不凡的销量,乖巧的女主角和精妙的谜题,但在剧情处理和悬念运用上各有不同,一言以蔽之,讲述的都是这样一个故事——

女主角,和追赶女主角的人。

筱川栞子 扭蛋

注:本系列包含推理小说最为忌讳的剧情透露,阅读前请三思。

继续阅读““日常之谜”式推理小说简介(五)——“古书堂”系列及其他”

[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3)——别府温泉游记,以及旅馆的进化史和最勤勉的司机

从熊本到福冈的时候,特意绕道九州东面,参观了别府的温泉(90℃以上,精于考证的日本人称之曰“地狱”温泉)。一口气看过八个温泉之后发觉,把这么小的温泉当做那么大的景点,广为宣传,对于不买通票的游客来说,这才是真的地狱——

八大温泉的门票都是400円/人(约合人民币28元),通票2000円/人(约合人民币140元),30人以上团体1300円/人(约合人民币91元)。

 

同行一共27人,合计一番自然要购买“团体”票。精明的日本人数完人头之后表示,你们不够30人不能买团体票。

那买30张票总可以吧?

诚实的日本人摇着头:为什么非要多买3张呢。

我国和日本还有邦交,总不能老实说100円(约合人民币7元)在中国也不算少——足够在学校吃一天——因此不约而同地露出尴尬的微笑,鱼贯而入,各买各票,皆大欢喜。

——上面这个段子来自熊本城,个人票500円,30人以上团体票400円。

 

第二天来到地狱温泉的入口,考究的日本人甚至没点人头,随随便便就卖了30张通票,打着哈欠说“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L1010571

我疑心这是一个冷笑话——它出现在“血地狱”(以红色的温泉而得名)的入口,所以说“A、B、AB和O型‘血’的人都欢迎”,好冷啊

继续阅读“[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3)——别府温泉游记,以及旅馆的进化史和最勤勉的司机”

[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2)——阿苏火山与熊本城

出门之前正好下了战国无双编年史2nd,在日本擦到一个游戏时间111小时的大神,买了90级才能用的镰刀,正在努力提升加藤清正的等级……然后就来到了加藤清正所建的熊本城。

所谓旅途的乐趣,莫过于此。

无标题

动画中的熊本城,来自《冰菓》18话

L1010358

喏,这是下午拍到的熊本城

继续阅读“[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2)——阿苏火山与熊本城”

[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1)——鹿儿岛游记

2014/02/21注:

终于找到了旧文的备份,挑选其中比较重要的内容重发,稍有修改,下同。

原文发于一年前。

 

听说,一个汉朝的中国人在唐代复活,不会感觉到任何的不适,无论文字还是城市在外表上看起来都大同小异。

——这当然是外国人的理解,中国人未必这么认为,毕竟从夷夏之防到三省六部,再到英雄尽入吾毂,甚至吃饭的姿势,哪一个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因此,当一个不懂日语的中国人去日本,他也会类似的感受。从外表上看,中国和日本的城市别无二致,但实际上却生活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民族。

L1000713

继续阅读“[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1)——鹿儿岛游记”

更简单的中国——2013年的简单记录

和2012相比,2013年的中国更加复杂。

当然,只是在某些人眼里。

 

如果按照“普通人”的标准,2013年的中国比以往十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要简单——以造谣为乐的公知少了;以攻击体制为业的大V蔫了;以特立独行换来钞票和称号的无冕之王,或改弦更张,或关门裁员;以吃喝玩乐为己任的官员,则抱着酒瓶瑟缩在屋檐下,试图撑过这十年不遇的寒冬。

在承诺更大的开放,更多的公平,更紧的舆论以及更严的吏治之后,2013年的中国变得惊人简单。“普通人”不再需要思索中国的前途,因为早有人替他们铺好了未来五年或者十年的康庄大道——他们只要“热爱生活”就行了。

对于后世的历史学家而言,他们肯定是羡慕我们的,因为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时代,旧时代的车轮在旋转,但在同一根轮辐转回来之前,这场关于威权政治的社会实践已经开创了历史。后世的学生也将不得不一面死记硬背我们所熟稔的名字与口号,一面抱怨着前人(也就是我们)那些无处不在的恶意——各种梦、各种苍蝇老虎、各种方案、各种领导小组……

 

按照惯例,每年一度的“纪事”将只记录一些我个人认为会对未来产生影响的事件,不加评论——诸如“@济南中院”、“庆丰包子”之类已有定论的故事会,不在此列。

尽管我的总结都在拾人牙慧,我的预测从头至尾总误中副车,但我觉得这依然不失为一种提醒,提醒我不要忘记前几年那些不负责任的中二言论,不要忘记独立思考的价值。尤其是后者,因为在2013年的中国,我觉得最稀罕的不是民主也不是自由,而是“独立”与“思考”——看着各路大V、公知和记者一溃千里、跪地求饶,我想到的首先就是这个

 

1111

陈永洲事件代表着在饱受“辟谣”和“新媒体”夹攻下的纸媒,又受到了“招供”的一刀,2014年的日子估计会更加艰苦

 

继续阅读“更简单的中国——2013年的简单记录”

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快乐~

 

今年最大的收获是一个人在日本的电影院看了Eva Q,连我一共七个观众。开场前漫长的等待,以及散场后独自在夜路上倒着走、抬望眼、转着圈,难以言表的感慨,都久久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以至于2013年的其他时光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

2014也能有这样的回忆就好了。

 

2014年,您将在这个网站看到如下原创内容:

Eva 2014

彼布利亚古书堂

南周的乌龙

和一点反思

如果能顺利毕业,那么就可以按时更新啦~

怪物与猎人的修罗场——怪物猎人Online第二次封闭测试简评

本文发表于《家用电脑与游戏》2013年11/12月合刊,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文/370小时铳枪菜鸟zhizhi

在第一次封闭测试结束四个月之后,怪物猎人Online(以下简称MHOL)迎来了第二次测试,游戏版本从0.1.x大幅提高到1.2.x(截稿时为1.2.9.2212)。如果说一测只能勾勒出MHOL的轮廓,那么二测新增的大量内容就足以让我们想象出正式运营的情景了……

由于截稿期的限制,未能测试游戏的全部内容,请见谅。

测试中得到了累了就睡、黑猫、辅子澈和十四的帮助,特此致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01-河狸兽的飚血

尽管到了二测但这个出血效果依然让人把持不住啊……

继续阅读“怪物与猎人的修罗场——怪物猎人Online第二次封闭测试简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