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也要……

 

——ACG作品中的中二角色

/愿用一生节操换取《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永不完结的zhizhi

(本文发表于2013年6月《家用电脑与游戏》,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中二病也要……”这句话通常有以下两种用法——

1.当我们要做一些平日不好意思的举动;

2.当我们想说一些通常羞于开口的豪言。

比如“在那个被人遗忘的1999,中二病也要为了纯净而蔚蓝的地球……”

00-决战1999

《决战1999》,作者N.ec鱼丸,弹幕来自bilibili.tv。“1999战记”及其衍生作品堪称“中二病”的进化范本——从一段莫名其妙的对白开场,继而随意补充天马行空的内容,经过毫无逻辑的演绎,诞生啼笑皆非的故事,最后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渐渐转型成赧然失笑的童年回忆

众所周知,“中二病”是一个舶来词,假如把“熊孩子”、“脑残党”、“非主流”、“××后”和一切“(自己)看不惯”的年轻人捆在一起,打包寄到国外还货到付款,外国人便会惊呼“中二病”不可战胜——大概就是这种情形。

由于“中二病”这个词恰如其分地概括了成长的些许烦恼,青春恋爱物语的几多悲剧,以及若干进击的文艺青年,因此在东亚文化圈广为流传,成为介乎 “天真”与“成熟”之间的另一种心理状态。这种状态下的角色,通常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我有盾墙!”),发出莫名其妙的感慨(“人类LOVE!我最喜欢人类了!”),展现莫名其妙的力量(“比黄昏更为昏暗者……”),享受莫名其妙的胜利(“Nice boat!”)——这些“莫名其妙”加在一起,就是一个“中二病”患者的全貌。

请注意:本文既不是一种谴责,也不是一份表白,只是试图总结ACG作品中某些“中二(病)”角色的特点而已。

继续阅读“中二病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