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也要……

 

——ACG作品中的中二角色

/愿用一生节操换取《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永不完结的zhizhi

(本文发表于2013年6月《家用电脑与游戏》,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中二病也要……”这句话通常有以下两种用法——

1.当我们要做一些平日不好意思的举动;

2.当我们想说一些通常羞于开口的豪言。

比如“在那个被人遗忘的1999,中二病也要为了纯净而蔚蓝的地球……”

00-决战1999

《决战1999》,作者N.ec鱼丸,弹幕来自bilibili.tv。“1999战记”及其衍生作品堪称“中二病”的进化范本——从一段莫名其妙的对白开场,继而随意补充天马行空的内容,经过毫无逻辑的演绎,诞生啼笑皆非的故事,最后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渐渐转型成赧然失笑的童年回忆

众所周知,“中二病”是一个舶来词,假如把“熊孩子”、“脑残党”、“非主流”、“××后”和一切“(自己)看不惯”的年轻人捆在一起,打包寄到国外还货到付款,外国人便会惊呼“中二病”不可战胜——大概就是这种情形。

由于“中二病”这个词恰如其分地概括了成长的些许烦恼,青春恋爱物语的几多悲剧,以及若干进击的文艺青年,因此在东亚文化圈广为流传,成为介乎 “天真”与“成熟”之间的另一种心理状态。这种状态下的角色,通常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我有盾墙!”),发出莫名其妙的感慨(“人类LOVE!我最喜欢人类了!”),展现莫名其妙的力量(“比黄昏更为昏暗者……”),享受莫名其妙的胜利(“Nice boat!”)——这些“莫名其妙”加在一起,就是一个“中二病”患者的全貌。

请注意:本文既不是一种谴责,也不是一份表白,只是试图总结ACG作品中某些“中二(病)”角色的特点而已。

 

中二病也要卖队友

“中二”年年有,队友特别多。如你所知,“卖队友”是一项大家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多见于MMORPG或者Dota/LoL之类的团队游戏。

“你会为这些话后悔的,老牛,我要让你把这些话吃回去,连带地上的泥土一起。”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魔兽世界)

01-小地狱咆哮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卖掉的不只是队友,还有整个部落。在他短暂的大酋长生涯中,他试图完成一系列丰功伟绩,诸如消灭联盟、压制反对派、做掉沃金……以及最困难的一项:避免成为下个补丁的副本boss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理应感到骄傲,因为他不仅在最短的时间把部落搞得一塌糊涂,把卡利姆多弄得乌烟瘴气,还获得了一项无人能及的独特称号——“脑残吼”(台服将“地狱咆哮”译作“地狱吼”)。艾泽拉斯虽大,冠以“脑残”之名的“中二”却只有他一个——虽然他未必知道“中二”是什么意思,但大酋长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中二病也要卖队友”的标准姿势。

小地狱咆哮每每“中二”发作,抽两张手牌就卖一个队友,丝毫不考虑卖掉之后该怎么做——他头脑发热放逐了沃金,削弱了部落的实力;他居心叵测对联盟开战,导致凯恩·血蹄死亡,牛头人内战,削弱了部落的实力;他一心一意和暗夜精灵交恶,削弱了部落的实力;他莫名其妙对塞拉摩发动了突然袭击,做掉罗宁,激怒吉安娜,削弱了部落的实力……

由此看来,小地狱咆哮似乎有一种独特的才能,使他能一边中二卖队友,一边中单送人头,生怕敌人没团结在一起,凑够皮板布锁,二十五个,把自己在副本里车得死去活来。

延伸:

“中二”的艾泽拉斯02-伊利丹

艾泽拉斯从不缺少英雄,反派以及“中二”。前有管理者埃克索图斯叫嚣“可笑的凡人,在烈焰之子面前灰飞烟灭吧!”随即前倨后恭;后有洛肯大言不惭“只有凡人的愚蠢从未改变,而你的出现更是验证了这一点”然后顷刻倒毙,还有伊利丹·怒风那句霸气威武的口号: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旋驾崩。

最必要的东西,是结果。

——枢木朱雀(反叛的鲁鲁修)

03-枢木朱雀

枢木朱雀同学有过声名显赫的父亲,权倾天下的朋友,温柔体贴的女孩,以及高不可攀的地位,但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住。当然如果他再成熟一点,鲁鲁修也许就出不了第二季了……

枢木朱雀同学很忙。

据统计,在两季共50集的动画中,他一共练了八个小号——枢木玄武首相的儿子、11区人、名誉布列塔尼亚人、第七骑士、鲁鲁修的朋友、尤菲米娅的骑士、第零骑士和Zero(II)。

尽管如此,他依然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卖着队友。动画开始时他跟着皇帝追杀黑色骑士团,到了第二季后半段就跟着第二皇子追杀皇帝陛下,接下来又转投鲁鲁修旗下开始追杀黑色骑士团和第二皇子,最后再按剧本杀掉鲁鲁修自立为Zero……这些看似匪夷所思的背叛与利用,全都是基于他的“中二”哲学——最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其实转阵营不算什么大事,吕布他老人家别说阵营,连服务器都转过——所以后世才说“人中(二),吕布,马中(二),赤兔”——然而令观众感到惊诧的是,枢木朱雀每每转换阵营的时候,充的都不是点卡而是名曰“理想”的过期优惠券……

以“理想”之名掩耳盗铃,这就是枢木朱雀的悲剧。在那个三大帝国瓜分地球的架空乱世里,理想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肯挤总能弄出一堆,挤完之后怎么办,枢木朱雀的回答是——

理想的风太大,我听不见。

 

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啊!也没有人跟我说啊!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

——卢克·冯·法布雷(深渊传说)

04-卢克

作为一名少年,卢克是悲剧的;但作为一个“中二”,他又是幸福的。因为他用一个悲剧的出场,收获了一个幸福的结局

卢克的不幸在于命运,而他的幸福也来自于此,对于一个不信命信“中二”的少年来说,这是一个充满讽刺却又不无温情的故事。

登场的时候,卢克是个教科书一般的“中二”——拿贵族的架子,说傲娇的台词,吹荒唐的牛,干脑残的事,这样的人如果不被利用都对不起胶片的成本,于是他毫无保留地被人利用着,开启了毁灭世界的大门,顷刻间卖掉了一块大陆和数千同胞,可谓合情合理。

然而,卢克的“中二”和枢木朱雀不同,他没有高大全的理想和“所有人幸福”的荒唐,他只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复制品,关在镀金的鸟笼里,等待着终将到来的命运。因此,当鸟笼破碎,世界扑面而来,茫然失措的少年只好拼命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就像一只迷途的猫寻找回家的路。

 

幸运的是,枢木朱雀失去了尤菲米娅,而卢克找到了缇娅,即便在“中二”发作的时候,缇娅依然陪在他身边。于是少年重拾勇气,开始一点一滴挽救那个濒临崩溃的世界。

回顾这段历史,后世的历史学家不得不承认,缇娅是《深渊传说》中唯一健全的角色,同时他们也会公允地指出,“中二”的不只是卢克,还有那个最大的反派,缇娅的哥哥,梵·格兰兹。

延伸:

“传说”中的“中二”

05-传说系列头像

Bandai Namco的传说系列(Tales)是日式三大RPG系列之一,因此诞生了许多知名的“中二病”患者。最早的有“幻想传说”(ToP)的克雷斯,以及“宿命传说”(ToD)的斯坦和凯伊路父子,随后是“仙乐传说”(ToS)的罗伊德(罗伊德必须死!),“重生传说”(ToR)的维格,“圣恩传说”(ToG)的阿斯贝尔(他的外号也叫“枢木朱雀”,因为他俩的形象和性格都差不多),“圣洁传说”(ToI)中的卢卡(据说这是“传说”系列中罕见的周游世界之后父母还健在的主角)等等。他们在不同的世界为了同一个“中二”的目标奋斗,想到这个还挺带感的……

中二病也要救世界

除了“卖队友”之外,“中二”们最热衷的莫过于拯救世界,虽然不总是成功。

是……我的错吗?

——碇真嗣(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

06-碇真嗣

1995年碇真嗣登场的时候,“中二病”这个词还没出现,但这并不妨碍那位始祖级的“中二”拯救世界——只剩两个人的世界算不算拯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开始的时候,少年并不中二,他只是不想逃,想寻找友情和别人的关注。后来,fo的人多了,少年默默地打开了写有DN两个字母的黑名单……

在TV版和旧剧场版中,真嗣是一个从小失去母亲和父爱的孤儿,独自一人生活到14岁(中二的年龄),接下来莫名其妙地接受了拯救世界的工作(中二的工作),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他一度获得自信然后又失去,一度获得友情又松手,一度拯救了世界却发现那里只剩自己和一个并不讨厌自己的女孩(中二的结局)——这个过程显然夹杂了他父亲的各种阴谋,所以也有人辩解道Eva中最大的“中二”应该是少年的父亲,那个双手永远粘在脸上的司令,碇源堂。

到了2012年上映的新剧场版Q中,少年与时俱进,再次为“中二病也要救世界”添加了新的注脚。在Q中,碇真嗣又一次经历了抛弃、背叛和孤身一人的遭遇,又一次在《欢乐颂》的伴奏下,害死了那个和他四手联弹的少年,又一次打开了毁灭世界的大门,面对这种似曾相识的剧情,他不由地向世界发问——

[世界频道]碇真嗣-Nerv:是我的错吗?

[世界频道]时臣:怪我喽?

其实,他明明可以拯救世界,却因为自身的固执与懦弱险些毁于一旦,他明明可以获得幸福,却因为自身的优柔与寡断失之交臂。从这个角度来说,碇真嗣岂不也是“中二病也要卖队友”的最佳人选?这其中还有一些不同——

在Q中,碇真嗣就像卢克一样,毫无准备地迎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上一部剧场版里,睡着的时候他的后宫还无限大,醒来的时候却世界已完蛋。那个一度温柔的姐姐现在冷冷地说“你已经不被需要了”;那个傲娇的女孩依然傲娇,但迎面就是一拳;那个曾经露出微笑的三无少女现在重新归复沉默。碰到这种情形,谁都会胸闷气短血压升高,失眠多梦想开十三号机兜兜风。

于是世界在真嗣的“中二”中又在毁灭边缘走了一遭,幸好被他身边的人们生生救了回来。如果没有他,世界也许不会毁灭,但肯定救不回来,因此可以认为,世界因他的“中二”而毁灭,也因他的“中二”得到了救赎——虽然这顶多是“中二”的赠品而已。

 

延伸:

残酷的中二的纲领

07-恭喜你

Eva的剧情本身就带有浓厚的中二色彩——某月某日,不明身份的生物突然入侵地球,几位14岁的少年少女担负起拯救世界的重任,然后他们失败了——但在TV版的最后两集,导演庵野秀明却向我们展示了一位“中二”少年的救赎之路。那段扭曲而抽象的回忆随着年岁的增长日渐清晰,那么得到救赎的或许不只是剧中的少年而已

这也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吗?

——冈部伦太郎(命运石之门)

08-冈部伦太郎

冈部伦太郎(自称“凤凰院凶真”)以狂妄的性格,不羁的造型和标志性的“中二”台词成为了“中二病也要当科学家”的代言人。然而这位“科”而不“学”的“中二”青年却面临了一个所有“中二”都避之不及的选择——当“中二”成为现实,“中二”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有一个人畜无害的“中二”青年,整天热衷于发明“电话烤箱”之类的无聊道具,后来他在不经意间触动了那根变幻的世界线,从此开始了平行宇宙中的跳跃之旅……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那个日思夜想的“中二”世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呈现在他的面前,真的有邪恶组织追杀他,他真的有“Reading Steiner”的特技,而且他生活的世界真的存在时间旅行……当幻想成为现实,普通的“中二”会怎么做?他们只会把头埋进沙发里,瑟瑟发抖而已。

 

相比之下,冈部伦太郎算得上坚强了。为了拯救真有理和助手,他穿越了多少世界线看过了多少次两个人的死亡,这种“明明就在面前,却注定无法拯救”的无力与悲哀,终于将一个“中二”的灵魂升华到了新的高度,“救世主”。

冈部伦太郎是一个“中二”,但他想拯救的从来都不是那个“中二”世界,而是身边的某个微笑的女孩。
延伸

现实中的IBM5100

09-IBM5100

动画和游戏中提到的IBM5100和“John Titor”事件都是真实存在的。在2000年和2001年,有位自称“John Titor”的人在网上发表了许多关于时间旅行和世界线理论的故事,他说他来自2036年,他的任务是回到1975年回收IBM5100,随后就再也没有消息。由于他的预言错多对少,一般认为他是个哗众取宠的骗子

我对普通的人类没有兴趣, 你们之中要是有外星人,未来人,异世界的人,超能力者, 就尽管来找我吧。以上。

——凉宫春日(凉宫春日系列)

10-团长

团长本是苦心人,奈何囧虚不开窍

设想一下,假如神是中学生,那这是个普通的爱情故事;神是家里蹲,那@月读锁锁美就行了;假如神是“中二病”……那么她的名字大概就是“凉宫春日”。

 

凉宫春日是一个矛盾的存在,她的性格充分反映了“中二”与“不中二”之间的克制与挣扎。她想和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一起玩,却又明白他们是不可能的存在,这种拔河一样的纠结贯穿始终,成为了凉宫春日系列有别于其他“中二”作品的特征。

“因为无聊就让世界毁灭”,这样的念头是中二的必修课,但真正把它付诸实践的只有凉宫春日而已,何况最后的最后,她就像碇真嗣一样拯救了世界。当然,在所有的故事里,“中二”都不是一个人拯救世界的,他们身边必然有这样那样的伙伴。到这里我们就可以断言,拯救世界的看似是那些“中二”,实则是“中二”背后默默付出的人们——

比如葛城美里、明日香,牧瀬红莉栖以及那个连名字都没有,只留下外号“阿虚”的吐槽少年。

延伸

神是中二病

11-邪神剑

天上全是星星和神明,因此有个把中二病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到现在才被发现——比如《贫乏神来了》中的“贫乏神”贫保田红叶,《物语》系列中的各种怪异,以及《锁锁美@提不起劲》中的重度galgame爱好者,“天照大神”邪神剑

中二病也要战个痛快

“中二病”的第三个兴趣是二话不说就挽起袖子大打出手,由于他们的不懈努力,原本简单的故事往往会变成26集、52集甚至绵延数年的长篇作品……
女人,不要嘲笑我!也不要嘲笑我的信仰!我过去曾经杀过许多异教徒,我不在乎在名单上再多加一个!

——阿诺门(博德之门2)

12-阿诺门

精悍的小胡子依然难掩爵士大人“中二”的本质,或者不如说把胡子剃了爵士就连“中二”也不是了

有的人“中二”一时,有的人“中二”一辈子,比如阿诺门(爵士)。他老人家是主角,所以命很硬;又是战士转牧师,所以很能打;最关键的是,他是“女性自定义角色”唯一的恋爱对象……

我们仍未知道当年黑岛大神是如何一拍脑门,决定把这个职位让给他的,因为阿诺门在费伦大陆上怎么看都是个三流角色,论长相比如艾德温(娜),论品行比凯东差了十万八千里,论战力未必就比姚恩强,论口才连铜冠旅店那个吟游诗人的脚底板都够不着……何况他又是个老“中二”。

阿诺门爵士谁都不放在眼里,主角救人他要冷嘲热讽,主角放人他要表示抗议,主角给了乞丐一枚金币,阿诺门爵士如丧考妣——好容易救出绑票案的人质,爵士大人却表示此等小事纯属浪费时间。最能反映他“中二”性格的,莫过于试炼失败之后——凯东安慰他,他对凯东动刀;艾黎安慰他,他对艾黎动刀;贾希拉劝告他,他说的就是标题那段话……

找遍费伦大陆也没有比他更“中二”的角色了,相比之下艾瑞尼卡斯和梅丽姗只是人品不好,沙洛弗克顶多杀戮过甚,而阿诺门爵士,显然需要给他的智商充值。

 

都是你的错,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真·飞鸟(机动战士高达Destiny)

13-真飞鸟2

真飞鸟,被上一季主角盖过风头的本季主角……得到的教训是,没事干,多看海

真·飞鸟是一位兢兢业业52集的“中二”,也就是说在高达Destiny中他始终在中二从未被抽醒。在他出场之前,基拉·大和经常被人叫做“中二”,等真·飞鸟出场了,基拉表示腰也不酸了膝盖也不中箭了。

假如真·飞鸟没有主角光环,那他也许在第一集就和家人一起挂掉,Destiny的长度起码能缩短一半。遗憾的是,少年自带主角光环枪林弹雨如入无人之境,除了编辑之外谁也杀不掉他。

高达Seed和Destiny两部作品描绘了不少“中二”的成长史,但他们后来都长大了。比如基拉·大和,除了把理想挂在嘴边,把朋友的女友拴在身边之外也没干什么坏事;阿斯兰·萨拉明明有超强的射击天赋却总是以近战拒敌;迪兰达尔说中二病也要当议长;克鲁泽和尼奥表示中二病戴面具是标配不要大惊小怪……

唯有真·飞鸟始终坚持在“中二”的第一线,还能说什么呢,向“中二”致敬罢。

延伸

那些中二的主角

14-绝望先生

在日式ACG作品中,有这样一群主角,他们雄姿英发,所向披靡,他们开口理想,闭口道德,他们稍遇挫折就一蹶不振,从头到脚除了“主角光环”之外,一无所有。这串名单可以从夜神月(死亡笔记)到季堂锐太(夹在我女友与青梅竹马间的修罗场),云雀恭弥(家庭教师)……一直排到折原临也(无头骑士异闻录),五更琉璃(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羽濑川小鸠(我的后宫很多)以及糸色望(绝望先生)

 

不是假发!是桂!

——《银魂》

15-假发

《银魂》的“中二”能叫“中二”么?略!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这就是中二病的最高理想,以及本文标题的出处。

地球被盯上了。

——藤和艾莉欧(电波女与青春男)

16-艾利欧

藤和艾莉欧有一位温柔而体贴的表哥,并不是每个中二都有这样的运气

藤和艾莉欧的“中二”更像是成长中的一点童心未泯。表面上看她是一个普通的中二少女——裹着棉被卷,坚信地球被外星人盯上了,坚信自己可以飞翔,坚信自己能够收到宇宙发来的电波。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她渐渐拾起一些晶莹剔透的石子,恰到好处地丢进了我们心中柔软的罅隙里——

藤和艾莉欧从小就没有父亲,脱线的母亲把她抚养成人,却始终以一颗宽容的心呵护女儿的未来;她的表哥一次次陪着表妹参与那些看似“中二”的活动,甚至陪着她骑着没有刹车的车子从悬崖冲向大海,只是为了向她证明宇宙存在,而宇宙人尚未到来;田村婆婆一面抱怨,一面又艾利欧在自己的店里打工;她的父亲艾利欧特一声不响的离开,又偷偷地回到学校看自己的女儿……

整部作品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用自省的思辨让“中二”无所遁形。当我们跳出“中二”的藩篱,用成年的目光审视艾莉欧对童年与往事的回忆,那些幼稚的言行也会变得可爱起来——当年我们也曾这般“中二”,却未必遇到过这么多友好的大人。

 

延伸

宇宙中的半导体

17-打工吧魔王大人2

外星人(宇宙人)光临地球这个设定,本身就是“中二”最喜欢的题材,因此从拉姆(福星小子)到真奥贞夫(打工吧,魔王大人),从伊里野加奈(伊里野的天空)到QB(魔法少女和小圆脸),我们见到了许多外星人——如果以电阻率来衡量“中二”的导电能力,大概许多都是半导体吧

明明尽心尽力奉献到这种程度,为什么真寻的好感度迟迟没有增加?

——奈亚子(潜行吧,奈亚子)

18-奈亚子

奈亚子和八坂真寻之间的恋情可谓“中二病就要谈恋爱”的反面教材——千万不要和“中二病”谈恋爱。这个结论还有争议,有人认为八坂真寻性格懦弱不敢直面突如其来的爱情;还有人鼓噪八坂真寻纯爷们真汉子,看过奈亚拉托提普的本体谁还敢和她谈恋爱

奈亚拉托提普(奈亚子)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类型的“中二”,但从原作和动画中都看不出这点,因为她的neta(典故、出处)装甲实在是太厚了。类似的角色似乎在《旋风管家》中也有出场,不过那一定是错觉所以不重要。

简单地说,《潜行吧,奈亚子》是一本“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反面教材——一位来自宇宙的少女爱上了地球的男孩,另一位来自宇宙的少女爱上了来自宇宙的少女,另一位来自宇宙的男孩爱上了地球的男孩……这个异常复杂的四角关系就足以反映和“中二病”谈恋爱的困难程度,更别提每句话都有出处,而且“二十四小时be with you”的纠缠程度。

但除此之外,奈亚子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二”,根据剧情的发展大概会迎来一个普通的“中二”的结局罢。既然她对八坂真寻的感情经过了十本小说的考验,而且奈亚拉托提普的战力在宇宙中无人能敌,那么我们只好承认,“中二病”谈恋爱也就是那么回事。

 

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Banishment this World!

——小鸟游六花(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19-小鸟游六花

小鸟游六花是一位“邪气眼”系中二少女,她的中二来自于对现实的失望和逃避。假如现实能给予她一个完整的家庭和充实的生活……世界上的中二又少一个

与其说小鸟游六花是典型的“中二病”(邪气眼系)患者,倒不如说中二只是她的性格之一。

这位因父亲逝世而变得“中二”的少女,始终坚信在“不可视境界线”的彼端,父亲依然在等待着自己。很难说如果没有遇到男主角,这位“中二”少女还能在“中二”的道路上走多远,但开始时含泪的笑随着她打开心扉渐渐变成含笑的泪,这个结局足以让所有的“中二”感到欣慰。

作为一部动画,《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塑造的是“中二病”的群像,曾经中二现在高二并且想努力忘掉那段历史的男主角,曾经中二现在……以下略的班长,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随时入睡的学姐,还有过去中二现在中二将来依然中二的凸守早苗……多年以后,当他们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有一半的概率会赧然失笑,另一半大概会眼望远方沉默不语罢。

 

顺带提一句,《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动画版第二季已经开始制作了,大家再也不用担心作者的节操了。

 

延伸

中二病也要烧预算

20-中二病SP

在《中二病也要谈恋爱》BD附带的动画中,京阿尼将自己的“中二”展现得淋漓尽致——一般BD附带的动画多半是便宜的角色访谈或者花絮,而京阿尼却动用了可怕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重新创作了一段小鸟游六花和凸守早苗驾驶着机器人相爱相杀的动画。由于作画极其精致而复杂,使得这部每集仅有5分钟的动画显得奢侈无比,每集播放的时候都有观众惊呼“预算在燃烧吗?”

中二病也要……慢慢长大

每个人都有不懂事的年纪,或早或晚;每个人也有“中二”的时代,或近或远。就像上学、考试、放学、挂科一样,“中二”也是人生必经的阶段,或者至少是飞鸟离开水面前拍打的最后一朵水花。

“中二病”从来都不是一种疾病,那只是青春的“未命名”而已。

21-成长的烦恼

成长总有烦恼,不然幸福就没有味道,早晨从中午开始,人生从跨越“中二”起步

当我们从懵懂未知转向大千世界,当我们从天真烂漫发觉人情冷暖,当我们长大,不再把父母和老师奉若神明,当我们认识到自己的存在独一无二,就到了寻找“认同”的时候。当然,年轻时我们缺少经验,没有耐心,更不堪忍受世界的冷落,所以才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就像凉宫春日在操场上用划线机写下的——

“我在这里”。

 

“中二”是介乎“成熟”与“天真”之间的一道走廊,一处曲折,一种烦恼,一缕青春的流光——人生的道路虽然很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中二的时候……多年以后,回忆起那段害羞的时光,请不要气馁不要忧伤,那段“中二”的日子就是我们曾经寻找自我存在的证明。

和动画、漫画、游戏不同,现实里每个“中二”都会慢慢长大。我们会慢慢意识到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但不同的地方没有那么多;自己比别人聪明,但也有技不如人的时候;自己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但总得慢慢做起,而且未必成功……

在Eva TV版的21集,中二少年碇真嗣看着失去恋人无声抽泣的葛城姐姐,想去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他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22-结语

这一集的正标题是Nerv诞生,副标题是这样一句话:He was aware that he was still a child.他发觉自己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当一个中二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就长大了。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1. 堂 吉诃德貌似也是中二了一辈子的中二病患者阿鲁。
    不要找我,我已经被捏他笑死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