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3)——别府温泉游记,以及旅馆的进化史和最勤勉的司机

从熊本到福冈的时候,特意绕道九州东面,参观了别府的温泉(90℃以上,精于考证的日本人称之曰“地狱”温泉)。一口气看过八个温泉之后发觉,把这么小的温泉当做那么大的景点,广为宣传,对于不买通票的游客来说,这才是真的地狱——

八大温泉的门票都是400円/人(约合人民币28元),通票2000円/人(约合人民币140元),30人以上团体1300円/人(约合人民币91元)。

 

同行一共27人,合计一番自然要购买“团体”票。精明的日本人数完人头之后表示,你们不够30人不能买团体票。

那买30张票总可以吧?

诚实的日本人摇着头:为什么非要多买3张呢。

我国和日本还有邦交,总不能老实说100円(约合人民币7元)在中国也不算少——足够在学校吃一天——因此不约而同地露出尴尬的微笑,鱼贯而入,各买各票,皆大欢喜。

——上面这个段子来自熊本城,个人票500円,30人以上团体票400円。

 

第二天来到地狱温泉的入口,考究的日本人甚至没点人头,随随便便就卖了30张通票,打着哈欠说“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L1010571

我疑心这是一个冷笑话——它出现在“血地狱”(以红色的温泉而得名)的入口,所以说“A、B、AB和O型‘血’的人都欢迎”,好冷啊

 

地狱和温泉

L1010443

别府市,隔海相望的也许就是四国岛

 

L1010456L1010455

九州的景点似乎都在竭力招揽中国游客,重要地点基本都有中文

顺便,旁边那个真灵教是右边照片中的“宗教法人·大宇真灵教”,搁中国肯定右翼妥妥的,因为它们的目的是悼念太平洋战争的死者,至于死者死前杀掉的人……不管

L1010460

海地狱温泉中的河童玩偶,虔诚的日本人还往里面投硬币来着,目测1円、5円和10円的居多。这两个模型的简陋证明它们绝非奸笑社的产品……

L1010469

八大温泉看起来都是这个样子,唯一不同的只有水的颜色而已

L1010478

从名字上看,这里供奉的是“白龙稻荷大神”——这里也有狐仙大人来着

L1010483L1010477L1010480L1010481

神社不大但各种设施还是一应俱全

从游客的角度来看,八大温泉其实无甚区别,无非是泉水多寡和颜色明晦而已。相对说来,最先去的“海地狱”和“血地狱”设施较为完备,后面的就开始敷衍了事,认真的日本人充分展示了他们修围墙的技术,对于温泉的打扮则漫不经心,也许他们自己也分不清其中的区别。

L1010490

阳だまりにて和む猫。受ACG的影响,我以为日本遍地都是猫来着,但至少在九州这里除了神社之外极少见到。这只猫对叫它“neko酱”的小萝莉爱理不理,说明晒太阳的优先级更高一些

L1010529L1010492

因为是温泉,所以勤俭的日本人就用温泉的余热建了一个动物园,里面的动物一共七八种,十来只

20130119_120843

这是一只爱吃萝卜的河马,每当游人聚集,它就张开大嘴等在这里。旁边的桌上放着许多切好的胡萝卜和一只写着“100円”的存钱罐,自取

20130119_114229

这英语……读起来像是地狱正在喷出蒸汽使用温室,请勿打扰……

20130119_114246

温室里面的布置中规中矩,无甚特色

20130119_125709

在海地狱外只有两家饭馆,一家客满,一家空着。这家面馆空着是有道理的,因为它出售的750円的招牌面,是我在日本吃过的最糟糕的面条,除了几颗萝卜丁和蘑菇之外一无所有,无疑是存心给“九州拉面”抹黑——所幸店里有一个脾气极好的中国女孩在打工,看起来似乎比我们都要小,脸上总带着紧张的笑

L1010556

这里的配色相当漂亮,应该是刻意为之的

20130119_135729

画面最左边戴帽子的日本人极其敬业——camera的发音是我在日本听过最标准的——他叼着香烟在几个泉眼附近游荡,每当游客聚集就打开栏杆钻进去,喊着“camera、camera”冲着温吞的泉水喷口烟,立刻烟雾缭绕,掌声雷动。其原理可能是用固体颗粒物改变泉水表面的饱和蒸汽压

20130119_142522

喏,虚子的俳句,我说什么来着……

L1010553

惊鹿,这是我最想见到的东西,但实际上却没有在运作

L1010525

村上春树曾经在《寻羊冒险记》里讨论过给汽车起名字的必要性。勤勉的日本人似乎热衷于给各种交通工具起名字,从福冈到鹿儿岛的新干线叫“樱花570”(Sakura 570),这辆运送韩国人思密达的大巴叫“卑弥呼”——假如一辆停在黄帝陵前的大巴叫“轩辕号”,我们也许会纷纷拍照发微薄说“霸气侧漏”罢

L1010546

右边良心的扭蛋机只要100円就能扭出当地限定的纪念品,完全停不下来!后来在博多駅的pokemon center和一个小萝莉抢扭蛋机,直到店员带着歉意地微笑把它们一一拖走……小萝莉一点也不萌,真的

20130119_135939

我推测它们应该是八大温泉的拟人化玩偶,不过似乎多了一个……Oni是鬼的意思,日本人似乎喜欢怪力乱神的东西,所以并不忌讳“鬼”和“地狱”之类的说法。

当然,他们口中的“鬼”较之汉语的本意更为宽泛,似乎是泛指一切可怕的东西,也可以形容活物

L1010587

这是最后的间歇温泉,守时的日本人精确计算了它喷发的时间,于是在温泉对面修了一个观礼台(附带顶棚),左面修了许多台阶式的水泥长凳(同样附带顶棚),大家就规规矩矩地坐在这里等带温泉——除此之外也的确没什么好看的,这个景点就这么大(旁边附带一座意义不明的后山,周游一圈用时约100秒)

L1010588

这张照片充分展现了日本人对于地图的精妙理解——相邻的地图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

L1010599

离开别府前往福冈,这是福冈高速出口的收费牌。顺带提一句,从福冈到鹿儿岛的新干线是9000円/人

L1010615

据说很有名的一风堂拉面,可惜没找到它在博多駅的分店,只好去吃吉野家,旅行中的遗憾大抵如此

 

旅馆的进化史

从鹿儿岛到福冈的旅程完美展现了旅馆的进化史,可惜是倒过来的——在鹿儿岛住的东横Inn(Toyoko-inn)单人间5000円/天,附带早餐、wifi(信号在大厅还凑合,房间里委实不敢恭维)和房间内的有线网络(下载速度超过2M/s),前台还有免费的咖啡和微波炉;

在熊本住的旅馆也是这个价钱,早餐的玉米粥很棒,纳豆则马马虎虎,没有微波炉和咖啡,只有有线网络,下载速度相差无几;

在福冈住的是“博多第一hotel”,如此霸气的宾馆单人间只要4480円,然而没有wifi,没有有线网络,没有早餐,没有电热水壶,没有电子门锁……除了日本旅馆的标配——电视、空调、小冰箱以及桌子下面的紧急用手电之外,没有任何表明我们尚在21世纪的东西。

当然《私教盛典》和日英对照版《新约》是永恒的主题。

L1010622L1010623

在日本这应该是标准的单人间大小。电视机下面古老的设备就是控制柜,投币孔可以用来观赏违背精神文明建设的两个付费频道,放在《新约》上的宣传单还耐心地写着未来一周违背精神文明建设活动的节目表——投100円看10分钟,听说

2008年国庆路过银川,住了一家状似迷宫的小旅馆,颇简陋,连门锁(也就是一根插销)都没了需要自己支把椅子顶在后面,我觉得那应该是21世纪旅馆的一种标杆。

博多第一hotel的门锁虽然健在,但上世纪的球形锁出门后还需要自己反锁也挺麻烦,仅有一部的电梯开起来晃晃悠悠,但停留时间却惊人得短,关门的力量也惊人得大,用来夹核桃再方便不过了。

20130119_175058

日本的旅馆似乎都用三菱电梯,这也许是其中比较古老的一种——开动起来惊天动地,速度比人爬楼梯快不了多少。好容易升到5楼,又犹豫片刻,旋即下定决心般轰然作响上下摇晃,这才不情不愿地打开门扉,放人出来

旅馆的前台总是两个睡眠不足的中年人(三天两夜始终是他们),一个西装笔挺一个穿着便服,两个人的英语和旅馆的设施都属于同一标准(也许这家旅馆是专为体验老式旅馆的日本人而保留的,我猜)。

我问他们宾馆的公用电话能否拨打国际长途,“西装”点头称是,郑重地递给我一本“日本电话区号”;我说摇头说国际(international)长途,“西装”和“便服”用眼神交流一番,“便服”指着一台写着“国内专用”的电话严肃地说”international”;我第三次表明来意,两人沉吟片刻,翻箱倒柜找出一张泛黄的电话指南,上面总算用日文、英文、韩文和繁体中文写着用房间电话拨打国际长途的步骤(举的例子是台北的电话号码)。

我点头致谢,接着问他们费用几何,两个人愕然良久,旋即心领神会地亮出招牌式的微笑,”I don’t know”。

 

旅の途中

20130119_095003

这是高速公路某个服务区男洗手间的地图,孤陋寡闻的我头一次见到如此详尽的地图——在这个不到十平米的地方迷路应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或许

20130120_131155

自带wifi的天神地下街,福冈地铁站和火车站也有fukuoka-free的免费wifi,地铁出口还有转为游客设立的导游处,正当我们试图用蹩脚的英语表达来意之前,一位北京话极其地道的姑娘豪爽地塞给我们一大把福冈的简体中文版地图……

20130121_092319

紧邻“博多第一hotel”的是一家24小时开门的饭馆,味增汤颇为好喝。这是离开日本前的最后一顿饭——南蛮定食,690円,米饭不限。

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用自动贩卖机买饭票,上面好歹附带了饭菜的照片,不至于看错

20130121_113525

在日本的最后一张照片是福冈机场国际航站楼的飞机模型。这架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水上飞机模型是纪念一位勤勉的美国探险家飞越太平洋来到这里——然后就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我猜

 

鹿儿岛的日常·续

鹿儿岛是一座很朴素的城市,冬天的气温总在10℃上下。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鹿儿岛的电车,那上面也许有我见过的最勤勉的司机。

 

鹿儿岛的电车采用的是后门上车、前门下车顺带投币的方式,160円通票,在驾驶员旁边设有自动兑换机,把千円纸钞或者百円硬币投进去就会轰隆作响,然后吐出10円和50円的硬币——理论上是这样的。

然而那台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自动”兑换机并不总是自动的,它的容量有限,常有吐不出硬币的时候,这时司机就转过身,从驾驶台上取出备用的10円硬币,和乘客一一兑换。过一会儿,又得从有零钱的乘客手中接过一些硬币,整齐地摆在驾驶台上。

早晚高峰的时候这是一件相当可怕的工作,每隔几站他就要转过身,耐心地数一会儿硬币。日本人对于车站的热情似乎也非比寻常,从鹿儿岛中央駅到縣民交流中心附近的水族馆一共2.6公里(数据来自谷歌地图),电车居然设了8站……

每当下车的时候,热爱排队的日本人就摆成一字长蛇阵,若有所思地望着灰色的车顶,依次前进。其中超过三分之一都是临下车才不慌不忙地兑换硬币,司机一面盯着兑换机的硬币储量,一面认真地对每个人说“ありがとう”。

人多的时候场面就蔚为壮观,足够电车跑一站路——或者更久。我一边排队一边暗自揣度,如果放在中国,公交公司大概改造就开发出更有效率的投币形式了,然而日本人却毫无怨言,这种思维方式的差别是这趟旅途最大的收获。

 

除此之外,就像日本所有的司机一样(另一个例子来自福冈机场到火车站的免费巴士),电车发动的时候,他们说“开动了”,刹车前说“刹车了”,转弯时说“转弯了”,到站后说“到某某站了”,投币后对每一个乘客认真地说“谢谢了”,辅以30°的鞠躬。

 

L1000714

在鹿儿岛几乎都坐电车(正赶上鹿儿岛庆祝电车通车一百年,照片里的车头上可以看到),于是有机会观察了日本人的日常生活。普通的电车有两排座位,两行扶手,头尾都有驾驶席和兑换机,有些电车有LED显示屏,显示着下一站的名字,有些干脆就没有这种配备。

日本人似乎很中意电车尾部的角落(地铁则喜欢不打开的车门一侧),乘车时除了亲密的情侣之外几乎没人说话,各自看着翻盖手机(鹿儿岛的翻盖手机占有率依然很高,触屏的智能机只见过两三次,来福机或许也有,但未曾得见)或者文库本。面对空位,许多人都选择站着,明显上了年纪的也一样,因此三天里没有见过给老人让座的事情。作为一个65岁以上人口超过1/4(约3000万)的老龄化国家,任何地方能看到老人的身影——或者不如说看到年轻人(中学生除外)才觉得稀罕——所以偶尔也能看到白发苍苍拉着吊环,而读着文库本的年轻人安然就座的情形,没准是老龄化国家对于年轻人的福利也说不定——然而这种福利足以令一般中国人心神不明,于是一位有座的师兄慷慨起身,老人一脸吃惊的表情,但还是勉强坐下。

 

第一天夜里,会议注册完毕,我们乘电车回旅店。后座有一个空位,正好上来一对情侣,女孩子相当漂亮(在日本遇到的女性无不都精心打扮)。壮硕的男性看到空位便一屁股坐下,女孩提着大包小包站在旁边,两人说笑不止。

接下来几天,总能在街头看到拎着包的女孩和空着手的男孩卿卿我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发现,对于在日本读了几年书的同行来说……他们耸耸肩,说就这样,男尊女卑没办法,的确。

 

 

以上三篇就是简单的日本游记。总而言之,对游客而言——无论国籍——云和山彼端的日本都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假如稿费从明天开始翻一倍的话,我还想再去一次鹿儿岛,在樱岛租一辆300円/小时的自行车,围着那座火山好好转上一圈。

然后坐船去种子岛,看看“中种子町高等学校”,重温一下《秒速五厘米》的故事。

秒速五厘米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