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发]God is a girl

本文发表于2011年11月《家用电脑与游戏》,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本文屡次提到的“上帝”是一个代名词,与宗教意义的“上帝”全然不同——信徒的“上帝”在教堂,我笔下的“上帝”在某个又脏又乱的街机房。

 

起初
上帝创造街机
上帝看街机是好的
就投下一枚硬币

上帝选择飞机
按下 START

向天空飞去

有胜利
有失败
这是头一日(The 1st Coin)

——《街机·创世纪》

彩京 1945

继续阅读“[旧文重发]God is a girl”

怪物与猎人的修罗场——怪物猎人Online第二次封闭测试简评

本文发表于《家用电脑与游戏》2013年11/12月合刊,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文/370小时铳枪菜鸟zhizhi

在第一次封闭测试结束四个月之后,怪物猎人Online(以下简称MHOL)迎来了第二次测试,游戏版本从0.1.x大幅提高到1.2.x(截稿时为1.2.9.2212)。如果说一测只能勾勒出MHOL的轮廓,那么二测新增的大量内容就足以让我们想象出正式运营的情景了……

由于截稿期的限制,未能测试游戏的全部内容,请见谅。

测试中得到了累了就睡、黑猫、辅子澈和十四的帮助,特此致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01-河狸兽的飚血

尽管到了二测但这个出血效果依然让人把持不住啊……

继续阅读“怪物与猎人的修罗场——怪物猎人Online第二次封闭测试简评”

你们结婚吧!——ACG作品中一些还没走到一起的情侣和他们的错觉

本文发表于2013年《家用电脑与游戏》11-12月合刊,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文/ 以为FFF团就算加入也可以随时退出的zhizhi

00-你们结婚吧

《樱花般的你,我一生未解的迷》,作者Han.涵少,弹幕来自bilibili.tv

“你们结婚吧!”这句话通常用在以下两种场合:

1.男主角是禽兽;

2.男主角禽兽不如。

据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广大ACG作品既然以能把持住的青少年为主要对象,大概没有古墓派出场的机会,但这并不妨碍各路主角在诸多“学园”、“魔界”、“联邦”以及“王国”中攻城略地——举凡青梅竹马、邻座女孩、转校同学以及天降少女,无一幸免。

唯一的例外是,有些角色最后走到了一起,有些直到脑筋短路游戏结束,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结局。

 

本文关注的就是这样一些“弱势”群体,他们对彼此的感情三心二意,还没结婚的原因五花八门,但我们已经等不及了,因为——

在那个东京每月毁灭一次,纽约每周重建两回,地球每天都被砸个窟窿,反派时刻对女主角垂涎三尺的世界里,男主角们不仅要按时上学,放学,复习,考试,下课了还得规规矩矩地参加社团活动,完成各种各样的支线任务。好容易挤出点时间拯救世界之余,又忙着找女上级联络感情,和女下属眉来眼去,女同事也要斗斗嘴皮,女反派不忘套套近乎……哪儿还有时间和女主角躺在山坡,五指遮住银河,星斗沉落眼底,真诚地谈一谈理想、未来和你所不知道的故事呢?

所以说,你们结婚吧!再不表白动画就要完结,再不牵手漫画就要休刊,再不出CG,游戏马上就要通关啦……

 

请注意:本文试图总结一些情侣。因为某种错觉,他们还没走到一起,甚至是否算得上情侣也不无争议,但这绝非最终结局。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继续阅读“你们结婚吧!——ACG作品中一些还没走到一起的情侣和他们的错觉”

没有猎人,就没有猎物——《怪物猎人Online》第一次封测测评

文/200小时铳枪菜鸟zhizhi

(本文发表于2013年8月《家用电脑与游戏》,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00

进击的河狸兽

对于广大PC玩家,《怪物猎人》(Monster Hunter,以下简称MH)似乎是一个传说。

比如难于上手也难于精通的传说;比如数百小时才算入门的传说;再比如一身神装没有技术,连青熊兽和野猪王也打不过……现在,随着怪物猎人Online的第一次封闭测试,以上传说终于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6月28日至7月4日,怪物猎人Online(以下简称MHO)进行了第一次封闭测试,第一次封测的服务器每天开放三个小时,测试人数约一千,游戏版本为0.1.1到0.1.3。

 

现在,让我们看一看用CryEngine3引擎重铸的那个美丽而残酷的世界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在测试过程中得到了猫冲啊、十四和黑猫的大力帮助,特此致谢)

继续阅读“没有猎人,就没有猎物——《怪物猎人Online》第一次封测测评”

魔法的大学时代·毕业

(本文发表于2013年7月《家用电脑与游戏》,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几米

要求:根据顾城《忧天》“我仰望着夜空,感到一阵惊恐;如果地球失去引力,我就会变成流星,无依无附在天宇飘行。哦,不能!为了拒绝这种“自由”,我愿变成一段树根,深深地扎进地层”,以游戏为背景写一篇作文,文体不限(不含诗歌),不少于800字。

 

那一天,少年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考试所支配的恐怖,还有被囚禁于校园中的那份无聊。

旋即露出了微笑。

——题记

继续阅读“魔法的大学时代·毕业”

中二病也要……

 

——ACG作品中的中二角色

/愿用一生节操换取《中二病也要谈恋爱》永不完结的zhizhi

(本文发表于2013年6月《家用电脑与游戏》,有删改,转载请注明)

“中二病也要……”这句话通常有以下两种用法——

1.当我们要做一些平日不好意思的举动;

2.当我们想说一些通常羞于开口的豪言。

比如“在那个被人遗忘的1999,中二病也要为了纯净而蔚蓝的地球……”

00-决战1999

《决战1999》,作者N.ec鱼丸,弹幕来自bilibili.tv。“1999战记”及其衍生作品堪称“中二病”的进化范本——从一段莫名其妙的对白开场,继而随意补充天马行空的内容,经过毫无逻辑的演绎,诞生啼笑皆非的故事,最后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渐渐转型成赧然失笑的童年回忆

众所周知,“中二病”是一个舶来词,假如把“熊孩子”、“脑残党”、“非主流”、“××后”和一切“(自己)看不惯”的年轻人捆在一起,打包寄到国外还货到付款,外国人便会惊呼“中二病”不可战胜——大概就是这种情形。

由于“中二病”这个词恰如其分地概括了成长的些许烦恼,青春恋爱物语的几多悲剧,以及若干进击的文艺青年,因此在东亚文化圈广为流传,成为介乎 “天真”与“成熟”之间的另一种心理状态。这种状态下的角色,通常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我有盾墙!”),发出莫名其妙的感慨(“人类LOVE!我最喜欢人类了!”),展现莫名其妙的力量(“比黄昏更为昏暗者……”),享受莫名其妙的胜利(“Nice boat!”)——这些“莫名其妙”加在一起,就是一个“中二病”患者的全貌。

请注意:本文既不是一种谴责,也不是一份表白,只是试图总结ACG作品中某些“中二(病)”角色的特点而已。

继续阅读“中二病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