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随笔·日本(一)

第一次去日本是2013年的冬天,第一次见到日本人却要再向前推十一年——

那是高二的一个冬天,正是我自以为是的年纪。中午来了一车长崎的中学生,分到我们组的是高矮瘦三个女孩,她们略一鞠躬,从此身在曹营,就像相亲大会上的女孩一样讪笑寡言。

DSC01897

(本文效果非凡的照片皆来自同行的@折葉時樣,特此致谢——效果平凡的都来自本人的手机)

继续阅读“假日随笔·日本(一)”

冬天的尼泊尔(一)

前言:三个月没更新真是抱歉,其中的缘由无非是时间和金钱而已。最近会渐渐提高更新的速度,还有好些东西要写。

又:这篇游记我放弃模仿《远方的鼓声》的徒劳努力,改为模仿旅游杂志上的普通游记,不知道效果如何……

 

如果,旅行的意义是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自己的“日常”,丈量它与“正常”之间的距离。那么一场前往尼泊尔的旅行,就是从一个刁钻的角度,起脚,射门,直击我们心中“幸福”的定义。

往大里说,倘若国家存在的意义是“让国民过上幸福的生活”,那么尼泊尔,这个人均GDP只有中国十分之一,物资匮乏,基建落后,从机场到宾馆随时都会停电的尼泊尔,生活在这里的人却不无幸福——这是一个怎样奇怪的国度?

 

DSC01166

尼泊尔是一个无处不见雪山的国家——
那委实是一片不可逾越的连岳,放晴时我们喟叹它的伟大,阴晦里便低头审视自己的渺小

继续阅读“冬天的尼泊尔(一)”

没有秋虫的地方——朝鲜随笔

 

有这样一个国家——
迷雾笼罩在大同江上

板门店的帐篷
隔开了陌生的故乡
(故乡没有饥荒)
妙香山的铜门
守护着沈沈的宝藏
(宝藏不是蒸尝)

车停车走
仿佛千寻钻进隧道
(隧道没有灯光)
人来人往
就像E.T.穿过月亮
(脸上只有彷徨)

——这就是朝鲜
(镜子的背面,历史的韵脚)
没有秋虫的地方

DSC00170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作者无法把目力所及的朝鲜悉数还原为相片,付诸文字多有偏颇,还望见谅。

继续阅读“没有秋虫的地方——朝鲜随笔”

[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3)——别府温泉游记,以及旅馆的进化史和最勤勉的司机

从熊本到福冈的时候,特意绕道九州东面,参观了别府的温泉(90℃以上,精于考证的日本人称之曰“地狱”温泉)。一口气看过八个温泉之后发觉,把这么小的温泉当做那么大的景点,广为宣传,对于不买通票的游客来说,这才是真的地狱——

八大温泉的门票都是400円/人(约合人民币28元),通票2000円/人(约合人民币140元),30人以上团体1300円/人(约合人民币91元)。

 

同行一共27人,合计一番自然要购买“团体”票。精明的日本人数完人头之后表示,你们不够30人不能买团体票。

那买30张票总可以吧?

诚实的日本人摇着头:为什么非要多买3张呢。

我国和日本还有邦交,总不能老实说100円(约合人民币7元)在中国也不算少——足够在学校吃一天——因此不约而同地露出尴尬的微笑,鱼贯而入,各买各票,皆大欢喜。

——上面这个段子来自熊本城,个人票500円,30人以上团体票400円。

 

第二天来到地狱温泉的入口,考究的日本人甚至没点人头,随随便便就卖了30张通票,打着哈欠说“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L1010571

我疑心这是一个冷笑话——它出现在“血地狱”(以红色的温泉而得名)的入口,所以说“A、B、AB和O型‘血’的人都欢迎”,好冷啊

继续阅读“[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3)——别府温泉游记,以及旅馆的进化史和最勤勉的司机”

[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1)——鹿儿岛游记

2014/02/21注:

终于找到了旧文的备份,挑选其中比较重要的内容重发,稍有修改,下同。

原文发于一年前。

 

听说,一个汉朝的中国人在唐代复活,不会感觉到任何的不适,无论文字还是城市在外表上看起来都大同小异。

——这当然是外国人的理解,中国人未必这么认为,毕竟从夷夏之防到三省六部,再到英雄尽入吾毂,甚至吃饭的姿势,哪一个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因此,当一个不懂日语的中国人去日本,他也会类似的感受。从外表上看,中国和日本的城市别无二致,但实际上却生活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民族。

L1000713

继续阅读“[旧文重发]云和山的彼端(1)——鹿儿岛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