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的中国——2015年记事

2015年的中国充满了各种“反转”。

不仅是经济增长的反转,也不只是对改革和领导人态度的变化,更多的“反转”体现在舆论对事件“真相”的反复修饰——

比如九大反转案例中的安徽狗口救女事件淮南扶老事件庆安火车站枪击事件大学生掏鸟事件,它们就像跳水运动员一般眼花缭乱地进行180°、360°甚至540°的凌空反转,速度之快、次数之多以及内容之混乱、矛盾,足以令后世的历史学家为之愕然。

 

这些反转,理所当然地带来了大众认识的混乱、非议以及茶余饭后的笑料,然而它们的“真相”或者背后的“缘由”,并不存在于舆论仅有七秒的短暂记忆之中。

“这不是名为《世界末日》的油画,这是8月14日的天津港

 

继续阅读“反转的中国——2015年记事”

谁的不满——2014年记事

(这篇记事拖了太久。好在2014年已经不会再变了——“‘周年逝世纪念’和‘三百年祭’,一样的好题目”(《围城》)——反正2014已经那样了,再怎么回顾也没有关系吧……姑且补上)

 

2014年,不满的情形各有不同——

比如,“抗议房价上涨”,是一种不满,而反对“抗议房价上涨”亦是不满;接着,挖苦“反对抗议房价上涨的人”还是不满;除此之外,还有袖手旁观,一言不发,打打酱油,顺手点赞……2014年的中国,充满了这些从if到then中兀自循环的不满,它们的种类形形色色,样貌五花八门,范围大大小小,内容千差万别,但归根结底——有些不满是普世的,有些不是。

正是这种“普世”与否的不确定,衍生出各种各样围绕“不满”的论战,这些论战是如此的精彩,以至于我们顺理成章地忘掉了一开始抱怨的是什么,反而开心地欣赏着大仙们隔空取物、隔空叫阵继而隔空约架、隔空骂战,看他们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不由地便叫起好来。

 

Occupy_Taiwan_Legislature_by_VOA_(8)

本文总结了作者心目中2014年的几个值得留意的事件,作者认为这些事件可能会对未来的中国产生某些影响。尽管作者每年的推测都误中副车谬以千里,但他依然执着地试图预测一些东西。

继续阅读“谁的不满——2014年记事”

更简单的中国——2013年的简单记录

和2012相比,2013年的中国更加复杂。

当然,只是在某些人眼里。

 

如果按照“普通人”的标准,2013年的中国比以往十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要简单——以造谣为乐的公知少了;以攻击体制为业的大V蔫了;以特立独行换来钞票和称号的无冕之王,或改弦更张,或关门裁员;以吃喝玩乐为己任的官员,则抱着酒瓶瑟缩在屋檐下,试图撑过这十年不遇的寒冬。

在承诺更大的开放,更多的公平,更紧的舆论以及更严的吏治之后,2013年的中国变得惊人简单。“普通人”不再需要思索中国的前途,因为早有人替他们铺好了未来五年或者十年的康庄大道——他们只要“热爱生活”就行了。

对于后世的历史学家而言,他们肯定是羡慕我们的,因为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时代,旧时代的车轮在旋转,但在同一根轮辐转回来之前,这场关于威权政治的社会实践已经开创了历史。后世的学生也将不得不一面死记硬背我们所熟稔的名字与口号,一面抱怨着前人(也就是我们)那些无处不在的恶意——各种梦、各种苍蝇老虎、各种方案、各种领导小组……

 

按照惯例,每年一度的“纪事”将只记录一些我个人认为会对未来产生影响的事件,不加评论——诸如“@济南中院”、“庆丰包子”之类已有定论的故事会,不在此列。

尽管我的总结都在拾人牙慧,我的预测从头至尾总误中副车,但我觉得这依然不失为一种提醒,提醒我不要忘记前几年那些不负责任的中二言论,不要忘记独立思考的价值。尤其是后者,因为在2013年的中国,我觉得最稀罕的不是民主也不是自由,而是“独立”与“思考”——看着各路大V、公知和记者一溃千里、跪地求饶,我想到的首先就是这个

 

1111

陈永洲事件代表着在饱受“辟谣”和“新媒体”夹攻下的纸媒,又受到了“招供”的一刀,2014年的日子估计会更加艰苦

 

继续阅读“更简单的中国——2013年的简单记录”